西雅图:要流浪汉还是亚马逊,这是个问题


您现在的位置:曲江新闻 > 国际 > 西雅图:要流浪汉还是亚马逊,这是个问题

1302人阅读

●特别撰稿人陈劲松/文章

“玛丽的住处是妇女和儿童的庇护所,有足够的捐款。我可以在那里买到名牌衣服、名牌化妆品、无限量的咖啡、美味的早餐和午餐。我们甚至可以看全新的电影。”berry yokt,一个无家可归的女性,在reddit论坛上发帖,描述了她在西雅图玛丽接待中心的美好生活。

在到达西雅图之前,贝尔在美国四处漂泊。在她游荡的大部分地方,接待中心里男女混杂,满是虱子和臭虫。床通常是不够的,所以我们必须抽签来决定谁可以睡在床上。

2014年,她来到西雅图,住在玛丽的住处,“去天堂”,“以前我睡在公园长椅上,现在我穿昂贵的名牌衣服,有全套化妆品,吃美味的食物,享受热咖啡”。这里的每个女人都有一个衣柜,她每个月可以收到三件衣服,都是梅西百货公司和诺德斯特龙公司捐赠的。这里供应的咖啡来自星巴克。晚餐甚至有节食餐的选择。冬天一天24小时供热。

西雅图的玛丽庇护中心是由捐款管理的。波音和微软等西雅图大公司是赞助商。2017年,亚马逊宣布将向玛丽接待中心捐赠新办公楼附属建筑的一半,其运营所需的所有资源将由亚马逊提供。

尽管亚马逊是西雅图最大的公司,但它的慈善工作受到了批评。2012年,《西雅图时报》对当地大型公司的慈善机构进行了一项调查:微软共捐赠400万美元,波音捐赠300万美元,亚马逊零。当地媒体和政治家一再批评亚马逊“支付他们应得的份额”。

在西雅图,每年5月1日都会有反对亚马逊的示威游行。示威者在电线杆上张贴了一些攻击性的标语和图片,比如用长矛将首席执行官贝佐斯的“头”和猪头绑在一起。或者是一张黑白贝佐斯照片,上面写着:“你需要捐助多少无家可归的人?”为了平息公众舆论的愤怒,亚马逊被迫做出了各种慈善姿态,包括宣布捐赠办公楼。

无家可归在美国不仅是一个社会问题,也是一个文化问题。许多城市对他们采取了自由放任的态度,尤其是西雅图,这也导致了市政和地方企业之间的紧张关系。

当地时间2016年5月4日,劳拉·朗和她六岁的儿子吉奥·卡罗走出临时玛丽接待中心(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2016年5月4日,在美国华盛顿西雅图的玛丽接待中心(视觉中国)

5号州际公路是西雅图的一条主干道,有13条车道,平均每天有30万辆汽车穿过西雅图市中心。几十座漆成粉红色的小木屋和帐篷,在西雅图常年阴沉沉的天空中显得格外突出,距离5号高速公路和第10大道的交叉口100米。木屋由美国最大的家居装修公司家得宝赞助,帐篷由西雅图女童子军捐赠。

这个棚户区有自己的名字,尼克尔斯维尔。事实上,尼科尔斯维尔是一个被政府承认为“帐篷城”的城市,有自己的管理机构,甚至有自己的民主程序。西雅图有五个这样的帐篷城市。

进入本世纪以来,这样的营地已经出现在美国30多个城市。无论贫富、保守还是自由,帐篷城市从圣何塞和西雅图的技术走廊迅速发展到底特律和普罗维登斯的后工业区,再到安阿伯和尤金的大学城。一些城市容忍它们并使它们合法化,而另一些城市定期清理它们。

美国第一次面临无家可归是在1932年。当时,正值大萧条时期,成千上万的一战老兵找不到工作,于是组成了一支“额外的军队”,步行到华盛顿向联邦政府索要安置费。他们在波托马克河扎营以扰乱当时的胡佛总统,最终被麦克阿瑟将军用实弹驱散——这也是当代美国历史上伟大作品《光荣与梦想》的开始。

二战开始后,美国经济复苏,并在20世纪50年代达到顶峰。当时无家可归的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嬉皮士运动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但这是个人的生活方式选择,与经济形势无关。

里根就职后,他致力于降低税率、缩小政府规模、广泛放松管制和私有化、削减低收入人群住房和精神病治疗中心的联邦补贴,以及将数万名精神病患者非机构化,导致无家可归者人数急剧增加。1982年,无家可归的人在白宫对面的拉斐特公园搭起一排帐篷,称之为“里根维尔”。与此同时,美国各地出现了被称为“里根农场”的无家可归者营地。

当地时间2016年2月9日,美国西雅图街头无家可归者(东方ic图表)

从20世纪90年代末至今,随着美国去工业化的进程,贫富差距扩大,中产阶级受到重创。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破产,无家可归。然而,美国社会本身对他们越来越不宽容,各州都通过了所谓的“生活质量”法。这些法律规定在公共场所露营、休息、漫步、甚至坐下来甚至睡在车里都是违法的。换句话说,流浪本身就是一种犯罪。警察有权随时逮捕无家可归的人。帐篷城市是对这些法律的回应。

20世纪90年代末,西雅图出现了两个帐篷城市。市政府不知道如何处理他们。存在一段时间后,它最终选择关闭它们。然而,2002年3月,西雅图法院签署了一项同意令:这种无家可归者营地可以在私人土地所有者的许可下存在。

2005年,西雅图又出现了两个帐篷城市,它们一次在西雅图的核心地区移动和游荡了大约90天。后来,西雅图法院通过了一项修正案,规定帐篷城市的生存时间不得超过100天。

2009年3月5日,尼科尔斯维尔出生在西雅图南部的一个郊区。它最初是由基督大学公理会捐赠的一组紫色帐篷。从那以后,它一直在移动,但一直以红色为标志,成为西雅图乃至美国最著名的帐篷城。

"我在美国各地无家可归,尼科尔斯维尔是我能找到的最好的地方。"沃尔夫在接受《西雅图时报》采访时说,他是一名失业的前卡车司机,自1989年以来一直在西雅图流浪,“在这里,人们可以感受到自由、独立,甚至一点点享受。”

沃尔夫年轻时赚了很多钱。他借钱买了一栋房子和三辆汽车。但在他40岁失业后,他成了一个酗酒者,并因饮酒过量被医生切除了肝脏。他失去了房子、汽车和妻子,开始了流浪生活。"我想我比以前快乐五倍。"沃尔夫说。

尼科尔斯维尔的入口有一排便携式厕所,但没有淋浴设施。沃尔夫的帐篷两侧是供三户人家使用的柴油发电机。这里没有自来水供应。他们必须去公园的公共水龙头取水。有时教堂捐赠一些瓶装水。

当地时间2015年10月12日,美国西雅图,share/wheel,一个由share/wheel经营的帐篷城市,声称为无家可归者提供服务。(视觉中国地图)

“但我仍然认为这里很好,因为我有一个栖身之所。”沃尔夫说。尼科尔斯维尔有100多个家庭,包括沃尔夫(Wolfe),他们每周举行会议,安排每个人轮流从事公共安全工作。西雅图政府定期给他们粮票,可以在沃尔玛等超市使用。

他们中的许多人正在申请进入收容所,如玛丽中心,该收容所由慈善机构和大公司支持和经营,设施比大多数汽车旅馆都多。一旦你成功搬进来,你就可以把你的生活水平提高到一个更高的水平。

无家可归者热爱西雅图最重要的原因是它是一个典型的左海岸城市,政治上倾向于左派,居民愿意向最底层伸出援手——左岸指的是西海岸城市,从南加州到华盛顿州北部,在政治上比东海岸城市更激进。

西雅图当地新闻网站evergrey进行了一项调查。他们询问了137名来自其他地方的无家可归者为什么来到西雅图。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说西雅图对无家可归的人很友好。其中一名受访者说,他从遥远的加州来到西雅图,因为他无家可归的朋友都称之为“一个机会之地”。“这里的人有特殊的爱,像天使一样。他们带来了全新的毯子和帐篷。如果你躺在那里,他们会把食物放在你旁边。”他说。

2013年,非营利组织最大的技术提供商blackbaud统计了美国主要城市的在线慈善捐赠。因此,西雅图排名第一,平均每1000名居民捐赠53542美元。相比之下,名单上最后一个城市迈阿密每1000名居民只捐赠了554美元。在榜单前25个城市中,左岸有8个城市,东边只有3个城市。

在这种左倾的氛围中,西雅图从上到下都在向无家可归者扔钱。根据《普吉特湾商业杂志》的一份报告,西雅图每年花费10亿美元支持无家可归者,平均每个无家可归者花费10万美元。

然而,这些基金的最初目的是减少无家可归的人,但是投资越多,他们吸引的无家可归的人就越多。

西雅图紧急服务中心执行主任丹尼尔·马龙(Daniel Malone)说,“一方面,我们声称我们在关心那些挣扎的人。另一方面,他们的生活条件远远好于这一标准。”

当地时间2018年10月31日,抗议者在美国华盛顿西雅图亚马逊总部前举行集会,抗议并“装扮”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为恶魔(东方ic Chart)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电视台在2018年4月采访了一些西雅图无家可归者。其中,一位来自西弗吉尼亚州的女性给出了一个有代表性的回答:“我喜欢西雅图的自由氛围。我们计划呆在街上,而不是在某个地方工作。”

然而,西雅图的执政党民主党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这是亚马逊等大型企业过度扩张的结果。民主党众议员kshama sawant说,由于亚马逊的爆炸式增长推高了房价,付不起房租的人自然会上街,所以大多数无家可归者是当地人,“我们的邻居”

在这个问题上,大型企业的代表亚马逊一直站在最前沿。

2018年5月12日上午9: 30,西雅图市议会财政和社区委员会正在开会,就拟议的累进营业税征求公众意见。议会入口处有很多噪音。人们举着牌子表示支持或反对。这项税收的目的是让企业为支持无家可归者支付更多的费用。

在这项法案中,市政府将对每个员工每小时征收26美分,大约每年520美元,并且只适用于年收入超过2000万美元的大公司。这项人头税只是为亚马逊量身定做的,该公司在西雅图有14万名员工。

亚马逊做出回应,停止了两个正在建设中的办公楼项目,第18区和雷尼尔广场,这两个项目原本是为7000-8000名员工设计的,这意味着西雅图至少失去了7000个工作岗位,并宣布启动第二个总部计划。许多媒体认为,如果亚马逊和西雅图市政府之间的对抗进一步加剧,第二个总部也可能成为第一个总部。

同时,亚马逊还与包括微软和阿拉斯加航空公司在内的131家当地企业发表声明,强烈反对市议会提出的“人头税”。我们都非常关心城市面临的住房保障和无家可归人口问题,但"人头税"绝不是一个好办法,"它将阻碍企业发展,减少就业机会"。

西雅图并不是唯一一个试图征收“人头税”的大城市。2011年,芝加哥首次尝试征收每人每年48美元的“人头税”,但失败了。西雅图并不是第一次做出这样的尝试。2007年,该市引入了相对较小的“人头税”来解决交通问题,但在实施两年半后被取消。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个名叫geno minetti的无家可归者也反对“人头税”。他们(市政府)在浪费纳税人的钱,他们收集的越多,浪费的就越多。在他看来,“市政府正在做的是没有用的。他们应该找到问题的根源,从无家可归的真正原因中解决问题。”

无家可归者或亚马逊人,对西雅图来说,你不能既有鱼又有熊掌。

安徽11选5投注 天津十一选五 吉林快3 买快乐十分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