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高质量发展观察(下)——理念变,路径就变


您现在的位置:曲江新闻 > 时事 > 湖南高质量发展观察(下)——理念变,路径就变

2731人阅读

新华社记者杨健和韦偃

经过大规模“破旧”和大规模“新建”,湖南优质发展势头初步形成,一系列指标得到改善,产业结构逐步“由重变轻”。发展道路的这种变化源于五个发展概念的根源。

高质量发展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 2018年,39个主要行业类别都实现了盈利,这在历史上是罕见的."湖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厅长曹慧泉表示,近年来,湖南省除了痛苦地下定决心“老有所为”之外,还努力“建立新的”。从解体到建立,全省发展质量悄然发生了显著变化,形成了高质量发展的势头。

一是大型产业“速度稳定、质量高”,战略性新兴优势产业已发展成为赶超、争权夺利的良好发展趋势。2018年,湖南大规模工业利润增长16%。工程机械、先进的轨道交通设备和航空航天为建设世界级产业集群奠定了基础。在新材料领域,硬质合金、轻合金、先进陶瓷材料、碳基材料、新化学材料等“比较优势”显而易见。移动互联网产值连续四年增长100%以上,2018年突破1000亿元。

二是加快传统产业升级,走出恶性竞争的泥沼,摆脱环境污染的路径依赖。例如,工程机械行业曾经绕道而行。过去靠零首付销售恶性竞争,导致产品严重重复。现在主要工程机械巨头的产品已经大大优化。2018年,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的利润分别增长80.1%和66.2%。吕林燕钢铁销售收入超过1200亿元,利润75亿元,创历史新高。

“我们依靠更大的创新、转型和升级,在经济低迷时期,我们恢复了高速增长,引领了整个行业的发展。”三一重工总裁向文博说。

第三,绿色已经成为产能的主要颜色,产业结构更加协调。在过去的三年里,湖南省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年均下降幅度达到5.8%。2018年,规模以上服务业营业收入增长11.9%,以重化工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发生变化。

“传统产业在这一轮崩溃后重生了。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结果是好的。”曹慧泉说。

据业内专家分析,从数据中的经济运行轨迹来看,湖南经济已经从数量和规模的粗放型增长转变为注重质量和质量的精益型增长,高质量发展的成果是“有形的”。

新的发展理念引领路径转变

湖南省委领导同志多次邀请各级干部“结账”——过去,湖南依靠重化工业和矿产资源“吃饭”,获得了可观的利润,但大量的废水、废气和废渣也使湖南“生态账”很重,不符合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现在的痛苦是那些日子里广泛发展的结果。这条道路是不可持续的,我们必须全面落实新的发展理念。”湖南省的决策者一再敦促各级干部:阵痛是暂时的,困难是暂时的,清澈的水和蓝天是长期的,普通人的幸福是长期的。

2018年,一家外国企业计划投资350亿元在洞庭湖区益阳市建设一座钢铁厂。对于这个传统的农业市场来说,钢铁厂带来的国内生产总值、财政税收和就业的诱惑太大了,这一度在当地引起了热烈的讨论。然而,经过慎重考虑,益阳市最终拒绝了。

拒绝向工业项目投资数百亿元反映了湖南省发展理念的巨大变化。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已经在湖南三省生根发芽。

“过去,项目的引进是以规模和税源为基础的。现在,它是基于它是否符合新的发展理念。否则,任何大型项目都无法落地。”一位县级市领导告诉记者。

湖南省准确引入了创新引领对外开放的战略:搁置全省重点科技创新,部署加大大川社会研发投入行动计划,推广“综合创新”理念;我们将建设长沙空对空经济区,并实施五项特别行动,加入500强、新丝绸之路、自由贸易区、湖南商会和北沪广。湖南在创新开放领域并不是“天生”占主导地位,它将把创新开放置于改变自身发展命运的地位。

2018年,湖南获得27项国家科学技术奖,为近年来最佳。今年上半年,湖南高技术产业投资增长34.6%,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4%。在开放型经济方面,今年上半年进出口总额1823亿元,同比增长40.1%。

"湖南的开放型经济正在迎头赶上并向前跨越,其短板正在逐渐萎缩."湖南省商务厅厅长徐湘平说。

进一步的进展仍然面临瓶颈和困难。

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湖南省在迈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取得了许多突破和成就,甚至在全国一些领域名列前茅,但在长期的后续工作中仍然面临一些共同的问题和挑战,需要认真研究和有效解决。

-在企业一级,由于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经济运行出现了许多新的挑战,实体经济的困难增加了。一些民营企业和中小微型企业仍然存在融资瓶颈。与此同时,由于不符合新发展观的要求,一些县域企业“不愿破产,没有办法转型”。

——在政府层面,湖南部分县市财政相对紧张,面临防范和化解政府债务风险的繁重任务。一位县长告诉记者,目前县财政的首要任务是“保护运行”、“保护工资”和“保护人民的基本生活”。很难有财政资源投资新项目。与此同时,在大规模产能撤出后,地方政府也面临着就业安置和稳定维护等压力。

——在经营环境方面,湖南的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程序复杂,门槛相对较高。政府资金不健全、不活跃,运作方式相对落后。他们在重大工业项目的谈判中没有发挥重要作用。

——实施创新引领开放崛起战略面临瓶颈。例如,创新资源的区域配置不平衡。长株潭地区拥有湖南省60%以上的高新技术企业、70%以上的科研机构和创新创业平台,而湘西和湘南地区创新资源相对短缺,创新资源沉降不足,制约了县域创新发展。开放经济的规模效率有待进一步提高,物流、通关和融资仍存在瓶颈。

安徽快3开奖结果 快中彩 江苏快3投注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